60+的乐农体验:看见生命的美,熟龄经验是珍贵的社会资产



高龄就业新思维
在高龄少子的社会现况下,如何让年长一辈的人才发挥职场经验、生命经验和成熟度,是未来劳动部门推广高龄就业的趋势,期望未来除了关怀据点,渴望在社会上发光发热的长辈们,也都能有更宽广的舞台,可以让他们贡献毕生所长。
各国都在延后法定退休年龄,不过对于六十岁到七十二岁的就业方向,却没有很好的对策。但若无具体对策,却只延后法定退休年龄,很可能造成社会问题。
但这挑战其实未必悲观。在台南看到一个四甲地的有机农场,附近原来有日本人投资的便利包食品製造厂。工厂收了,失业的员工年纪也大了,五十几到六十几岁都有,她们不仅失去收入,还面临子女在外打拚、自己成天孤寂在家的处境。
幸好农场正需要出货包装人手,而这些失业的员工因曾在日系工厂担任包装工作,过去所受到的严谨训练,让她们转而从事蔬菜包装时能快速适应,于是她们纷纷投入新工作中。
种植蔬菜,很需要这样的包装人才。台湾蔬菜种的量多,品质又好,但最后能出货多少,取决于包装区能否妥善摘选与打包,才不会让前端的成果毁于一旦,影响出货率。
农场负责人发现,这些五十五岁到六十七岁的妇女,的确很重品质和规矩。她们能很快地筛选包装,每天淘汰的菜量也较少。即使是非常挑剔的超市买主,也从未能在包装上找到可以退货的瑕疵。
后来这些妇女又找了认识可相合的人一起来工作,保有很好的工作气氛,让农场主管很放心。员工们说,回顾在日商工作,工头常常盯着看,一有不对就会骂人,但在这里却能得到公司的信任,还可以自己带适合的椅子来,舒舒服服地工作,所以每天来上班都很期待。

这些员工每天都在大桌前筛选包装。这样的工作内容是否无味?员工是否需要和採收者轮调,让工作有些变化?在百货公司的年轻员工可能需要,但这里的中年员工说,并不希望轮调,她们喜欢做一样的工作。
因为有机蔬菜本来就乾净,更重要的是,每天包装都可以看到绿色的蔬菜,从摄氏二十度的包装区,放入五度的冷藏库,还会看到蔬菜变得更美,很有生命的样子,所以工作环境好,心情很快乐。这是她们在这个年龄和家庭处境所期盼的,而且在这个职场上,她们可以将职场经验、生命经验和成熟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记得访视芬兰国家年金中心时,主任曾告诉我,不要一直担心年长者延长退休年龄,会抢年轻人的饭碗,因为各有所长。有许多老一辈不熟悉的行业,可以鼓励年轻人去做,而老一辈的可以做更适合他们的行业。而且国家年金中心,要对六十岁以上长者的心境进行研究,了解他们对职场环境、对同事以及对老闆关係的看法,以便创造属于他们的适当机会。
又记得多年前访视挪威老人就业中心,当时他们已在培训银青不同世代在职场上该如何沟通。在台南,学农的场长告诉我,他也教导年轻人,要学习用长辈可理解的方式沟通,以便农场运作。
从台南的例子看来,台湾正在发生芬兰与挪威已出现的机会和挑战,这让年长一辈的人得以继续上班,有薪水、有尊严、有快乐、不孤寂,并维持生活步调的节奏。未来若市场需求扩大,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包装人手。可见政府在各县市拚命投资、推广数百个社区关怀据点,让长者们都去关怀据点吃饭、唱歌、享福利之外,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大家继续保持生产力,藉工作延缓身心失能。事实上,许多熟龄员工也觉得,来上班领薪水,比去关怀据点坐坐更有尊严,即使他们都符合去关怀据点的资格。
在高龄少子的社会现况下,我们的政策是否该调整一下?劳动部门推广高龄就业的思维,是否可以更宽广?台湾是很有前途、可以让更多人贡献一己之力的,同时也可以让更多人不被困在家里,得以发挥自己的专长。这样不是一举多得吗?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