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海龙宫耗资逾百万兴建 奈何桥大马绝无仅有



昔海龙宫耗资逾百万兴建 奈何桥大马绝无仅有

中国重庆自辖市的丰都市是名享中外的鬼城,也是中国着名的旅游胜地,每年吸引无数旅客到来观光,是中国旅游业的黄金地区。鬼城内的奈何桥,具有诡异魅力的神话内涵,引发游客无穷尽的遐思。

昔加末市郊十余公里外的偏远胶园地带,一座具有85年历史的神庙,建起一座奈何桥,相信是我国绝无仅有的一座奈何桥。

这座耗资逾百万,工程长达4年完成的昔加末西隆坡海龙宫奈何桥,昨日举行落成启用仪式。

仪式昨日上午9时许举行,由柏马尼斯州议员刘清芬、昔加末社会闻人丹斯里陈孟通、前马华昔加末县议员党鞭陈玉坤、北根也美村长郑新龙、海龙宫主席张秋财、庙宇复兴发起人陈天财、总务陈文枝、财政詹惠芳、奈何桥工程顾问曹溢高及嘉宾彭通主持剪彩。

刘清芬州议员及丹斯里陈孟通等人,对庙宇的建设及历史甚感兴趣,由庙宇理事详细解说。

仪式进行时,陈妙慈祖师特起乩致送红绫彩予各剪彩人,并率领众嘉宾走过奈何桥,同时安排十名古装打扮的童女沿桥施放福品。仪式虽简单,却具有深重慈悲劝善意义。

张秋财:两旁置十殿阎君石雕 按祖师指示度身兴建

海龙宫主席张秋财指出,奈何桥的建设是奉陈公妙慈祖师的圣谕而建设。这座长达155尺的钢固水泥桥耗资超过100万令吉,自2011年开始动工至2014年杪竣工。

桥身设计是按祖师的指示,理事会依据概念绘图、完成后交由工程师审核才施工兴建,工程严谨绝不马虎。两旁石雕墙镂刻奈何桥三个大字置于桥身中间,两旁各置十殿阎君石雕,形状如一条龙身波浪起伏。奈何桥石雕耗费近30万令吉,由惠安崇武的一家石雕工厂承建,并派技工前来安置。

他也说,土地庙、奈何桥及祠堂范围逾百盏灯饰也花费了2万令吉,这些由意大利进口的LED灯饰,经得起日晒风吹雨淋,比较不易损坏。

他欣慰奈何桥的建设,得到本地村众的大力支持。

陈春福:英殖民政府摧毁 神庙是乡民精神依藉

资深理事陈春福详述庙宇历史,他说,这座庙宇是30至40年代期间乡民的精神依靠,当时,西隆坡是一个园丘村落,散居着许多乡民,有杂货店、理发店、咖啡店甚至鸦片馆。

“当时,这里还有一所由国民党政府所建设的华侨学校,校长是施腾辉。北根也美许多老一辈的村民,包括我父亲都曾在这所学校上课一段时期,一直到日军南侵为止。二战时期,学校停课,读书声从此在这所学校成了绝响。”

二战时期,西隆坡许多乡民加入抗日军,反抗日本蝗军的暴行,这里成为腥风血雨的杀戮战场。

二战以后,抗日军转入地下成为马共,西隆坡也是马共活跃地带。英国殖民政府于1950年实行移民政策,将当地民众迁移到现北根也美、巫罗加什、甘榜登雅等地,神庙也被摧毁。

“我祖父陈甲道于1928年左右从中国南来,最后选择在西隆坡开荒垦殖,安身立命。

父亲陈祥练自小在西隆坡成长,陪伴着庙宇的建设,也看着庙宇的兴衰,他是西隆坡历史的见证人。”

1982年,庙宇复兴之后,他就一直参与这座庙宇的建设活动,前后也超过三十年。

陈文枝:总务责任沉重 建桥过程步步惊心

总务陈文枝也是三代与海龙宫有缘,祖父陈世楮早年是西隆坡居民,父亲陈晒是庙宇复兴的发起人之一。他自小随父亲在庙宇走动协助,对庙宇有很深厚的感情。神庙复兴后,他一直在庙里协助,并负起传承接棒的工作。

他自言读书不多,挑起总务的责任觉得很沉重,尤其是建设奈何桥的过程,更是一步一惊心。如今,工程总算大功告成,心头的大石总算可以放下了。

“我相信,海龙宫的建设还有很多,妙慈祖师在未来仍会有新的指示和计划要我们去办,这些行善积德的好事,再辛苦也要做!”

他希望各界善心人士,能够继续大力支持海龙宫,让妙慈祖师的一切济世善行得以顺利落实,造福众生。

转世投胎必经奈何桥

在中国道教观念中,奈何桥是阴间的出入口,奈何在梵文中是地狱(Naraka)的音译。

相传人死后会来到奈何桥,如果一生行善积德,过桥毫不费事,但生前作奸犯科者将会被牛头马面推入“血河池”遭受虫蚁毒蛇的折磨。奈何桥是鬼魂历经十殿阎罗的审判而准备转世投胎的必经之地,桥上有望乡台,亡灵到此回顾,一生所做所为,是善是恶尽现在眼前。

另一端,年长女神孟婆会给每个鬼魂一碗孟婆汤,鬼魂喝下可以忘掉前世记忆,轮回投胎。

传说中,除了奈何桥之外,阴域另有两道桥梁,即金桥和银桥,走过金桥能升官发财,过银桥则健康平安,过这两道桥者都是贤孝及行善积德之士。

神话充满神秘色彩,也因为这种色彩而显得更令人迷惑与神驰,所以一提起奈何桥,就会引起人们天马行空的遐想。

海龙宫西隆坡地标

昔加末西隆坡海龙宫是本地一座历史悠久的庙宇,始建于1930年代,供奉陈公祖师、张公圣君及福德正神。当年,陈公祖师香火是由福建省德化县乡人陈甫由新加坡请至西隆坡,乡民集资兴建庙宇供奉。

海龙宫座主陈公祖师法号妙慈,福建省德化县李山人。据狮峰岩四主杞溪陈家族谱记载:“陈公祖师龙浔李山人也,生于南宋高宗绍兴七年(1137年)丁巳年四月初十日卯时,名曰镇灵,列为添二,乃汉公七世孙千一公次子也。祖师幼而聪明,变化渊深、神通广大,依然鹫山之宗焉”。又有一说法:“镇灵公法号妙慈祖师,东房胤户三才公长子。生时香雾蒙山,己酉宋淳熙十六年(1189年)示寂于狮子岩,其身不坏,遗命六十年一更塑,迄今肉身自如。康熙年间,岩顶有巨石将坠,授梦僧人,令先扶像出,俄而石坠。”陈公祖师示寂于浔西狮子岩,乡人后在此建立岩寺,同奉陈公妙慈祖师及黄公大升祖师。

五十年代,马来亚政府采取移民政策,西隆坡垦殖乡民遭迫迁至昔加末县诸乡镇,海龙宫亦遭英殖民政府军队破坏而荒废,诸神金身亦不知去向,庙宇自此沉寂长达30年。

1980年,昔加末县北根也美居民陈祥练、陈天财、曾文隆、陈晒、叶成宗、洪锦流、刘吉、沈金校及林铁等发起重建,获得民众热烈响应,复兴工程如火如荼进行。

1982年农历正月廿四日,新庙宇建竣落成并庆祝陈公妙慈祖师圣诞。新庙塑陈公祖师、张公圣君及福德正神金身供奉,同时增奉萧公圣君、刘公太祖、洪公圣君等多尊神明。

30年来,海龙宫法事不断增加,庙务不断发展,先后建设养生池、明月亭、烈阳亭、圣轩(供奉洪公圣君师尊轩辕黄帝)、慧清亭(供奉陈公妙慈祖师师尊清空祖师)、慈悲亭(供奉观音菩萨)及众生亭(供奉地藏王菩萨),已成为西隆坡地标。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