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刘安民,《僧侣的梦》,2016

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刘安民,《桌与牧谿》,2015

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刘安民,《煤烟》,2016

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刘安民,《桌上的十三颗石头》,2015

谷公馆:【光华】刘安民个展
    展期

    日期:2016-11-05 ~ 2017-01-07

    地点

    台北市敦化南路壹段21号4楼之2

      未经中介
      文/ 阿曼•桑多斯(Aman Santos)

      一幅画就和大部分的物件一样,都充盈着过往,因而也隐然述说着关于过往的秘密。

      谷公馆和Izukan艺廊联合展出菲律宾的华裔画家刘安民(Lao Lianben),所展出的十二幅画作描绘的画面关注东亚的宗教与哲学主题。每件作品的标题都揭露他的创作意图,同时又不过于明显;他倾向于让观者透过自己个人和作品的接触来做出评价。一部分的作品标题满足于只传达字面的意义,单纯地指明日常的场景,像是一张桌子或者一间房子;其他的标题则带有较多的文学暗示,像是声音和梦,指出作品的细节以及细微的变化,以此唤起某种更为形而上而强烈的感知,或展露某种更别具意义的美学。

      一般而言,刘安民的个人一贯风格以抽象为特点,但他近期的画作透过更明显的叙事而展露他心灵的诸多面向。《桌与牧谿》(Table with Muchi (Mu Qi))这件特出的画作影射十二世纪的僧人牧谿法常画的一幅画,他是直觉式禅画的杰出典型代表。这件作品的着称之处在于牧谿运用粗、细笔触上的精湛技巧和极度细腻,让人觉得颜色最浅的柿子似乎漂浮在颜色较深的柿子上。刘安民在自己的作品里透过纤细而斑驳的背景来指涉这个画面。根据他的说法,牧谿的这幅特殊画作启发他自己在艺术创作初期从事抽象绘画,他并在自己的艺术中一再重新处理这个关联。

      刘安民在《僧侣的桌子》(Monk’s Table)中,从佛教援引图像手法,而他的作品也因为汲取自佛教而独树一格。各种神祇的剪影坐在来自相同的禅画方法论、典型的类似祭坛的构造上。艺术家交错涂覆层层的炭笔,上釉彩,并加以砂磨,以让画面变得扁平,而也赋予画面各种不同的深度以及某种不经意的感觉。如此所得的成果是某种既深刻又世俗的同型视觉经验。其中并没有神秘化的意图;刘安民仅试图袭仿传统中国卷轴画里典型的那种氛围特性。

      这样地融合多种技法创造出直接引发个人想像的某种直接性,更甚于对特定风格的任何分析式参照。刘安民在《声音》(Voices)这件作品中,画了由182个酥油灯构成的类似曼陀罗的阵列,覆在一片清透的凝胶蜡下,营造出的表面显现出对色调妥善掌握的精细运用。另一件意味深长的作品标题为《僧侣的梦》(Monk’s Dream),其中,艺术家在一面大幅画布上以重覆出现的形状和图案画了239个化缘钵,它们形成各自独立却又共同融合的视觉,引发观者从各种角度和距离观览这件作品。这些代表常见的佛教证悟及不执着的象徵的物件褪去了其修行的指涉,而变成精简、形式主义的视觉线索。完成的作品超脱尘俗、仅是它的本身,并不侷限于任何单一的诠释。那就是梦。

      刘安民的艺术作品突出的质地特性是透过非正统笔法以及用各种方式将层层颜料略微地涂在绘画表面上所得的成果。吾人可以将这种绘画方式关联到类似某种冥想性质的吟唱的哲学体系。在他的《煤烟》(Soot)中,他煞费苦心地以多层条纹来描绘负空间,其中带有妥善驾驭的龟裂记号,模仿一片竹林。画的背景显得洁净,看起来像是反覆地将形状不定的澱积物质涂到一个表面上。《僧侣的桌子》(Monk’s Table)这幅画是类似主题的变奏,一幅影射流动的水的画面中有着三个无色的火焰——变化是如此之快,于是在我们能察觉之前即已消失无蹤。他作品中的材质的暂时性和人的感觉以及肉身生命一样独特而稍纵即逝。

      刘安民运用具体有形的材料来描绘光和黑暗时,更加显现他对材质的匠心独具。在两件《光华》(Sense of Light)作品中,艺术家仔细地将蕉麻绳缠绕并钉到画的表面上,做出一个方格并成为观看作品最初的开端。透过运用某种符号学的论述,刘安民足以透过将一支蜡烛的芯抽象化来传达光的概念。在《僧侣的房子》(Monk’s House)中,几百只燃烧的香(焚香)被转化成炭笔和金属感的金色颜料涂敷的精彩结构。一个装饰性得屋顶被型塑成在佛教寺庙最常见的mokoshi(裳层),使这件作品趋于完整,让人觉得整幅画的面貌似乎「更轻盈」。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这场展览中唯一的黑色作品,和其他作品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佛教,上香可以驱除「个人的昏昧」,有助于追求显明、清明的智慧。

      如果从藏传佛教僧人塔钦仁波切喇嘛的训诲来思考这件特殊作品的意义,则可能进一步了解艺术家作品中的深意。塔钦仁波切指出,我们的平凡双眼受到两种污垢的黑暗所蒙蔽——粗鄙恼人的情绪之垢、以及不知不觉的习惯之垢。虽然佛并无欲要人们奉献,人们则为了累积自身的善和智慧而奉献。当我们奉献光,得到的结果是在此生觉悟到清明的光之智慧;人们将能在每一世洗涤二元对立的心、驱散疑虑,并且增加智慧,直到达致证悟。

      这个系列中的其他作品展现出身为艺术家的刘安民的精巧舖排。《声音》(Voices)和《佛的电视》(Buddhist Television)是以小心翼翼地叠放并黏在一起的手锯胶合板组合而成,展现出木头的天然样貌。多层的颜料和凝胶介质彼此间杂,微微地透出渐层的纹理。被问到为何在作品的标题用到「电视」一词,刘安民谈到:艺术最终是某种形式的「一流」精巧舖排和创发。这个文字游戏和精巧的技法证明刘安民具有的杰出领悟力和能力,足以透过艺术来将世俗的事物引入动人的新脉络中。

      刘安民经常重覆某个标题或重新处理特定的主题及素材,而将旧的观念转变成新颖的构成物。在《桌上的十三颗石头》(Table with 13 stones)中,艺术家真诚而直接地描绘排在桌上的十三颗石头。刘安民想起自己在先前的作品中併入石头,展现石头固有的特点和属性;然而,艺术家在现今这幅画中以模仿的方式描绘石头,使这幅画充满了对数值认识论和意义的评论。虽然这件作品或许视觉上很直白,然而其情境完美地从绘画的面向参照他之前的《桌与牧谿》(Table with Muchi (Mu Qi))。或许就是这件作品最好地说明了刘安民的创意之旅——透过时间而迴响、令人忆及过往,而这番过往周而复始地循环而且充满热望、总在开展之中。在没有最终的界线之下,更彰显出介于可触知的、可察觉的以及可想像的事物之间的形体-底面的关係。

      作为一组作品的《光华》(Sense of Light)也是某个连续的一部分,但也独立存在,并不背负艺术家的身份和过去的包袱。

      关于艺术家
      视觉艺术家刘安民(1948~)充满创意的绘画生涯长达43年。众多菲律宾国内与海外机构,以及私人藏家,皆重视他对菲律宾当代艺术的贡献。他和同为艺术家的妻子莉莉亚(Lilia)居住于马尼拉。

      关于作者
      阿曼•桑多斯(1973~)身兼视觉艺术家、艺术教育者和出版品设计师。他参与撰写了刘安民的专着《黑水:僧侣的梦》(Black Water: A Monk’s Dream),于2016 年出版。桑多斯具有绘画硕士、视觉传达学士的学位,并且是具有执照的物理治疗师。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