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年里,它骗了我多少回?!



1976年的春天,我上一年级。拼音学完了,学识字。第一节识字课,教语文的吴老师神色庄重地走进教室,一言不发地放下教案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毛主席万岁!

因为个子小坐在第一排的我顺口问了一句:“万岁是什幺意思?”吴老师略做迟疑,回答:“永远活着。”

没过几个月,毛泽东死了。第二天上语文课,吴老师又神色凝重地走进教师,一言不发地放下教案,拿起粉笔缓缓地在黑板上写下“毛主席永垂不朽!”。

仍旧坐在第一排的我又问了一句:“朽是什幺意思?”吴老师耐心地解释:“朽是腐烂的意思。”我想,这就是说他的尸体永远不烂。

76年10月,四人帮被打倒。我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公社政府,都能听到公社大喇叭里播放的声讨檄文:四人帮妄想让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绝对不答应!

这哪能答应呢?每次听到这里,我都要捏紧我的小拳头,绝对不答应!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当时天天在吃苦、天天在受罪!

上初中后,教政治的许老师爱说普通话。他用不是很普通的普通话一遍遍地告戒我们:一定要高度警惕资本主义和平演变。从他那里,我第一次知道了杜勒斯、尼克松,知道了资本主义国家总是亡我之心不死。我平时上课容易走神,他的课我总能聚精会神,确实做到了“高度警惕”。

上高中后,教政治的龚老师说:资本主义垂而不朽,腐而不死。他还说了三个理由。我背了很多遍才勉强地、短暂地记住它们。当时不知道为什幺这三个理由那幺难记。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缺少说服力。

顺便说一句,垂而不朽,腐而不死,不正说明了它强大的生命力吗?

我高中学文科,同样的《中国历史》,我在初中和高中各上了一遍。初中的《中国历史》说,中国共产党率领全国人民进行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只会搞破坏。高中的《中国历史》突然增加了一些国民党抗日的内容,如戴安澜、郝梦龄等的事迹,还提到了台儿庄。

后来看了很多有关二战的英文材料,如西方记者和苏联记者采写的中国抗战新闻,才知道谁抗战、谁捣乱的事实。有关抗日战争,中共撒了弥天大谎,无耻程度空前绝后!前天,我看见有个标题说粟裕是着名抗日将领。我哑然失笑。不抗日,怎幺会有抗日将领?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人与人之间冷漠。后来我出国了,总是遇到陌生人对我微笑、打招呼,一开始还以为他们认错人了。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子女不孝敬父母。后来我发现,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孝敬的子女都在中国。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种族歧视严重。后来我发现,西方老板裁减员工的时候尽量不动黑人等少数民族,怕出官司,因为西方的法律给黑人额外的保护。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的民主是假的,只有垄断资产阶级的代言人才能当选。我想问,为什幺美国的垄断资产阶级要选一个教师出身的非洲裔而不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白人退伍老兵做总统?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人贪图享乐。到了西方才发现,不但歌厅、舞厅、饭店少,酒吧里也只有三三两两的顾客。在中国,歌厅、舞厅、KTV、洗浴中心、娱乐城充斥了大大小小的城市和县城,放眼尽是红男绿女、坦胸露乳,满城尽带黄金甲。

中共一直宣传,西方人道德沦丧。我想,中共官员一定是对着镜子说这番话的。他们把镜子当成了透明的玻璃。

你不但以前骗,现在还在骗。

(本文略有删改)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